【源傳媒訊】(記者林子捷)採訪香港湖北社團總會謝俊明會長是在總會辦公室,這天,謝俊明剛接待完一批湖北訪港的父母官,然後,會議一個接一個,客人一批又一批。目睹此情此景,記者不禁感嘆,作為一個商界和社團領䄂,沒有廣闊的胸懷、強大魄力、奉獻精神,恐怕吃不消。

謝俊明先生(陳嘉倫攝)

訪談的主題是改革開放四十年紀念。作為一個經歷豐富的過來人,謝俊明打開了話匠子。他回憶說,八十年代初期,香港人去內地去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那時香港人到內地首先要辦一個通行證,而路線只有一條,就是從尖沙咀火車站坐火車到羅湖,早上九點鐘才開關。下午五點鐘就關閘。如果這段時間進不去,就要在深圳住一晚,那時候的深圳就是一個“鎮",交通、住宿、餐飲都不方便。香港人到內地辦廠,辦企業都無章可循,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記得八十年代到深圳第一次談進出口貿易,對方就說,把貨拉過來就付款。貨物進口要打稅,根據什麼準則打稅,海關也不清楚。在深圳,唯一能吃飯住宿的地方就是僑社,天氣再熱就只有一把風扇,吃的都是大排檔的感覺。但那時大家都感覺改革開放的春風要吹過來了,都抱著很大希望,都願意為未來付出。

亞洲大酒店為湖北第一家四星級酒店

改革是進行時不是完成時

那時到內地做貿易、做“三來一補”的都是香港的中小企業。他們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第一批先遺部隊。謝俊明感慨到,幾十年大浪淘沙,很多人都消失了,能活下來的,都成長為非常好的企業。當年一同去深圳的二、三十個企業,做建材、食品進出口,現在剩下三、四個,還在發展壯大。所以說,改革是進行時,而不是完成時。

回望自己走過的路程,謝俊明說,四十年前也只是做些進出口貿易或者补偿贸易、易貨貿易。那時做裝飾材料生意,賺到了錢,就把深圳的鸡蛋拿到香港去卖,又將賣雞蛋的錢买回装饰材料,就是這樣开始了原始积累,随着随着改革开放越來越深入,公司也发展了,港商地从贸易生意人變為投資者。记得,當年自己是第一个從深圳進入武漢投資的港商。1986年到武漢,至今已32年。那時,偶然遇到一個做装饰工程的中外合資企業,一、兩百萬的注冊資金,但是港方資金因某種原因進不去,恰恰那時自己的資金進去了,就把這個企業接了下來。到武漢,感覺內陸開放不亞於沿海。那時,在廣州或深圳辦一個中外合資企業很難,門檻不低。但在武漢可以在政府支持下辦成一個合資企業,而且能做內貿,可以在內地做工程。所以,下決心投資,與湖北結緣,一恍就是三十多年。謝俊明在天津出生,香港成長,武漢創業,人生一半時間在楚荊大地𡚒鬥,成為了名符其實的湖北人。

自投資武漢以來,謝俊明概括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成立了中外合資企業後,於1989年在武漢興建零售商品房漢港大廈,為武漢房地產市場首創。“1989年外資都往外撒,但那時我就做了第一個房地產項目,港漢大廈,可以說是在內地賺了第一桶金”謝俊明說。第二件事是1994年在武漢建了湖北省第一家四星級酒店,亞洲大酒店,解決了外賓入住沒有好酒店的問題,這當時在湖北很是轟動。第三件事是1999年冒險跨界,針對湖北人心血管病醫療資源不足情況,打造了湖北地區第一家民營心臟專科醫院──武漢亞洲心臟病醫院。謝俊明認為,自己一路走過來都是順應了內地發展的大勢。

縱觀幾十年的投資內地經驗,有什麼值得總結?謝俊明說,不少港商都覺得到內地投資困難和問題很多。作為一個港人要一分為二地看,首先要了解內地的大環境,然後學會適應,適應了才能找到自己的事業平台和發展空間。可是,一些港人在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理解這一點。只是認為我香港怎樣怎樣,內地又怎樣怎樣,總是覺得內地很落後,很多地方不如香港。認知的差異就在這裡。在一些領域,香港所長就是內地所需。融入這個社會後,才能知道市場需要什麼而自己又能做什麼。這樣,發展事業的機會就會越來越大。他認為,四十年來,以港人身分投資內地比較成功的,是在內地工作生活過、了解內地,七、八十年代移居香港,後來又回到內地去的這一批企業家。跟內地打交道就六個字:尊重、理解、支持。若港人尊重內地人文風俗,社會環境,那麼,對方就會試著了解香港是怎麼做的,做事時就會彼此支持了。經過四十年,港商與內地已摸索出一條很好的路子來。

經過四十年中國改革開放香港與內地的經濟互動有什麼變化?謝俊明說,香港以前是中國大陸對外開放的橋樑、窗口,甚至是一條對外單行線,很多都要通過香港走。四十年後的今天己經不是這樣了,中國已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在北上廣深和內地其很多地方跟世界的聯繫並不一定要通過香港。香港和內地旳關係變成取長補短、錯位發展。香港在市場經濟、法治環境、金融服務、社會公共事務管理等方面是強項,與內地關係是從以前要依賴香港對外變成互補。

武漢亞洲心臟病醫院為湖北第一家民營醫院

武漢亞洲心臟病醫院醫護人員在研究手術情況

香港所長內地所需

謝俊明在內地開設醫院,熟知兩地醫療制度,那麼,比較起來有什麼異同,是否可以互補?謝俊明說,在香港,市民拿個身分證就可以看病,但內地要交了“五險一金”(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住房公積金)才能看病。香港的醫療分成兩塊,一是私立醫院,一是公立醫院,服務的對象、方式和收費截然不同。香港的養和醫院和法國醫院等私家醫院,病人或自費診,或通過商業保險理賠。到私家醫院專竹科看病要通過普通科醫生轉介。公立醫院兩個系統,政府門診和政府醫院。作為香港永久居民,在政府醫院看病,只需付很少費用,基本上可以免費。但是排隊時間長,有的病人甚至等到死也未能安排做住院或手術。供不應求矛盾嚴重。公私立醫院不接軌。而內地95%是公立醫院,民營醫院目前沒有什麼影響力。病人必須參加政府的醫療保險體系。政府會負擔部分醫療費用。這個體系公立和民營醫院都可以參與。老百姓看完病,跟政府結算。從公平性來講,內地醫療體系更有可操作性。因為香港醫療體系政府醫療花了很多錢在公立醫院上,但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市民看病難的問題。只是解決了看病貴的問題。內地民眾到醫院看病,排期一般不會超過十天。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和現任財政司長陳茂波都去看過武漢那家醫院,他們也認為內地醫療體系的這部分可以借鑑。但也不足之處,內地的醫院可以接受商業保險,這樣,就被鑽了空子,就是所人看病時先賠醫保,就變相令患者沒有享受到商業保險看病方便快捷的服務。辦醫院属牌照性行業,全世界入門都要求嚴格。內地以前一般對外資有限制,對內資則要符合很多條件才會獲批。現在己經開放,香港人可以100%獨資開醫院。醫療在內地以前是政府的責任,現在向健康產業轉化。香港政府也可考慮這種轉化。

謝俊明現在身兼數職,而他心中對自己的定位首先是企業家,認為首先要把企業做好。企業做好了大家就認可你。尤其醫療行業更需要社會認知度。要政府支持,社會信任,同行認可。企業上軌道後,企業家對社會也要儘一些力所能及的責任和義務。大家都希望國家好,香港繁榮穩定。反之,企業也很難做。湖北社團總會是香港一個愛國愛港社團,支持特區檼政府依法施政。大家的初心是既為了社會穩定,也為了企業的持續發展創造良好環境,互利共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