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先生,因為中國沒有審批中外合資企業的先例,審批還需時日。我們先握握手,一言為定。”聽到時任中國民航局局長這番話,伍淑清的父親説:“我們都是中國人,都相信鄧小平先生宣布的改革開放政策。”于是,雙方握手為約。

1979年深秋的一天,伍淑清隨父親伍沾德從香港來到北京,經歷了這次“君子之約”。正是這次約定,催生了中國首家中外合資企業——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拉開了中國引進外資的大幕。因為創建了注冊編號為“001”的合資企業,剛過而立之年的伍淑清被尊稱為“001小姐”。

近40年過去,這家開創性的中外合資企業日益興旺,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更是創造出舉世矚目的發展奇跡。

談起中國首家中外合資企業——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經歷,伍淑清感慨萬千。(新華社)

合同未批先投資

 “001小姐”,伍淑清配得上這個稱呼。正是她摸著石頭過河,樹立起中外合資企業的范例,為中國改革開放波瀾壯闊的進程點下濃墨重彩的第一筆。

這是一家合同還未被批准就先購設備、先做建設的企業。伍家在香港經營著當地最大的餐飲集團,那一次“握手為約”之後,伍淑清和父親就先行自籌了500萬港元資金。

進口設備禁售、外籍廚師不願到內地……困難一個個接踵而來。“盡管無例可循的過程有困難和風險,但是我們很放心。”伍淑清説,“我們要盡量做得最好,讓其他人看到中國的發展可以給大家做很多事情的空間。”

1980年4月,京港合資的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獲批,填補了行業空白。隨後,以中外合資、中外合作、外商獨資形式出現的三資企業,在中國內地如雨後春筍般涌現。北京建國飯店、北京迅達電梯公司、天津王朝葡萄酒公司等知名企業相繼成立,中國的外資來源地也從香港擴展到美國、瑞士、法國、德國、日本等。

回望過去,伍淑清認為:“當時引進的不僅是資金和技術,還包括整個企業合作的理念和模式。”

伍淑清還清楚地記得,他們與還習慣於計劃經濟思維的合作夥伴不斷革新,從合資企業的法律條文、股份制概念、復式記賬法、打卡管理制度等細節入手,一步步將001號合資公司塑造為行業領軍企業。目前,這家公司已經佔據北京首都國際機場70%的配餐市場,受到多國元首讚許。

她説:“從001號企業的成長,可以看到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的快速發展。”

兩地穿梭人生

“‘改革開放’就是我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工資增加了,優質的貨品雖然價格漲了,但是我可以在市場買到了。”上世紀80年代,北京的一位出租車司機得知伍淑清是到內地投資的香港企業家後,喜滋滋地向她描述“改革開放”對于自己的意義。

伍淑清聽了欣然一笑,她覺得中國充滿生機的“春天”已經到來。

伍淑清在年少時就懷有一個浪漫的愛國夢,希望把握人生際遇,為國家做一點貢獻。從1979年開始,她不停地為改革開放和密切香港與內地聯係而奔波,這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

早在香港回歸祖國之前,伍淑清就已頻繁穿梭內地和香港,致力為內地興辦商業、教育和慈善。如今,她已走遍祖國大江南北,組織了百多個海外團隊到內地考察。她尤為關注欠發達地區,曾為銀川引入3億元外資,打造了西北模板式的商務住宅社區。

伍淑清是香港企業家中的先行者。自她之後,無數港商北上,紛紛在內地投資興業,既成就自己,也造福當地。

率先進入內地的港商引入了資金、技術、人才、發展理念、管理經驗和國際營銷網絡。隨著內地對專業服務的需求增長,香港經濟乘勢轉向服務型,與內地相得益彰。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香港憑借國際化優勢,成為內地和國際交匯投融資的平臺。

“香港不是只為本地市民服務的城市,更應是為國家服務的城市。”伍淑清始終秉持這種信念。

 “香港聯係人

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現場,中國代表隊步入會場之際,一位老人起身用力揮舞著手中的五星紅旗,面露喜悅卻眼含淚花。這位老人是伍淑清的父親伍沾德。

“每次看到中國以大國形象走向國際舞臺時,歷經時代滄桑的父親都激動不已。他和我一樣,希望看到祖國越來越強大,越來越有大國風范。”伍淑清説。

回歸前,伍淑清已是全國政協委員,並被聘為國務院港事顧問,為香港回歸祖國作出了積極貢獻。回歸後,她更加盡心竭力推進內地和香港的交流合作。她十分認同香港“超級聯係人”的定位,一直推動香港擔當“促成者”及“推廣者”,助力祖國走向世界。

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起,許多熱心的香港人士積極促成內地“走出去”。伍淑清在擔任世界貿易中心協會理事期間,曾多次幫助出具邀請函,組織安排國外考察事宜。她還曾個人讚助內地青少年到美國參觀學習。

“香港是走向國際的極佳平臺,可以為國家不同階段的發展做好服務。”伍淑清説,“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之際,香港可以發揮‘一帶一路’重要節點的作用,幫助中國企業接軌沿線市場;香港還可以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發揮國際化程度較高的優勢,為灣區城市與國際接軌提供通道。”

(來源:新華社)

 

 

 

伍淑清認為,伴隨改革開放,香港和香港企業家的角色開始演變:過去像“輔導員”,引進外部的先進要素,帶領內地與國際接軌;後來像“服務員”,配合內地的發展要求,幫助其在國際上爭取更好的資源,既讓中國獲得福祉,也給世界帶去福音。

伍淑清常説“愛國是浪漫的”,她很慶幸與96歲高齡的父親都擁有一個浪漫的際遇,從而得以走在實現自己“中國夢”的道路上。而這個浪漫的際遇就是始于1978年的改革開放。

“現在剛剛開始,未來會更美好。”伍淑清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