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花都到巴拿馬,路程是15870公里,這條遙遠的路我走了將近40年。”當地時間11月21日,在"'一帶一路'連中巴合作共贏謀發展"中國-巴拿馬友好故事會上,巴拿馬花縣(花都)同鄉會會長劉揚烈動情地說。

攤開世界地圖,巴拿馬猶如美洲的“蜂腰”,雖與中國分居太平洋兩端,實際上兩地卻有很深的歷史淵源。早在19世紀50年代,華人就漂洋過海抵達中美洲地峽,修鐵路、挖運河、開商店、做貿易……書寫移民和建設巴拿馬的歷史。這當中,就有不少花縣(廣州花都,下同)人。他們在當地站穩腳跟後,又通過“一帶一”,把後代或親友帶到巴拿馬。劉揚烈就是其中一個。

 

儒林學校。(互聯網圖片)

 

花都“巴拿馬村”——榆林村和旗新村的小學

 如今,巴拿馬約有30萬華僑,75%是花都僑胞。其中,廣州花都花山鎮儒林村、獅嶺鎮旗新村,村中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在巴拿馬的親戚,故又被稱為“巴拿馬村”。

旅巴鄉親多於戶籍人口的"巴拿馬村"。旗新村戶籍人口約1800人,但在巴拿馬的村民有近3000人。

今年67歲的鍾建新,是家族中到巴拿馬謀生的第三代人。“我爺爺最早在1938年左右便到了巴拿馬,然後又把我父親帶了過去。1982年,我也踏上了前往巴拿馬的謀生路。”鍾建新用並不標準的粵語向有料哥介紹。他是客家人,因在巴拿馬長期經商,西班牙文、普通話、粵語都能講一點。

據廣州市地方志辦的資料顯示,1852年-1856年,在巴拿馬有2萬名華工;到20世紀初,巴拿馬開鑿運河,花縣有一批人被招去。早期華僑多來自廣東中山、花縣、鶴山、寶安等縣,多是“契約華工”,政治、經濟地位低下,生活十分艱苦。他們從開鑿運河到開發巴拿馬城,從做工發展到經營小雜貨店、小餐館,為巴拿馬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作出了傑出貢獻。

1978年,改革開放政策打開了中國與世界連通的大門,華人移民巴拿馬的另一個高峰隨之到來。據統計,1979年-1993年,廣州花都批准出境定居的有1.73萬人,移民到巴拿馬的就有8766人,移民人數最多的鎮是花山鎮,有5079人。如今,花都花山就有旅居巴拿馬的海外僑胞3萬多人。在巴拿馬的華人中,祖籍廣東的超過九成,來自廣州花都的比例超過七成。

除了旗新村,花都另一條著名的"巴拿馬村"是花山鎮儒林村。儒林村,原稱滿鄉儒村,“滿鄉者,眾多也;儒者,讀書人也。” 村莊位於花山鎮群嶺南麓,距花都中心城區有十多公里。

根據村委的記載,儒林村村民出國的歷史已逾百年,目前村內記錄在冊的港澳及海外僑胞超2000人。儒林村最早出國的村民,是於光緒十六年(1888年)前往巴拿馬從事運河開鑿的朱錦榮,他也是原花縣最早移民巴拿馬的華僑之一。

在儒林村,一棟棟新建或正在修葺的樓房,大部分是三層小樓,牆上有雕花,有西式柱子,屋頂還有花園。這些樓房大部分院門緊鎖。

“這些房屋的主人多數是在巴拿馬打拼的村民,他們有了積蓄,就會回來先蓋好房子,等那邊的生意託付給子女,便回來養老。”因身體原因剛卸任儒林村村支書不久的廖運東笑著說,“村里隨便找戶人家問,都或多或少有親戚在巴拿馬。我的兩個女兒高中畢業後也都去了巴拿馬,在那邊成了家。”

“子女回鄉接受教育”是不成文約定。“除年紀長了會回老家居住外,很多在巴拿馬打拼的花都人都會讓子女回來上學,了解自己的'根'。儒林華僑學校副校長卓偉良介紹,學校1995年由華人華僑集資300多萬重建,至今陸續有百餘名僑胞子弟就讀。學校隨時歡迎華僑孩子就讀,不管適齡還是大齡,不管新學年伊始,還是中途插班,哪怕只是讀兩三個月或一學期,都會妥善安排。"

 巴拿馬華人把“醒獅”帶到了當地。(互聯網圖片)

 巴拿馬華人把“醒獅”帶到了當地。今年7月,以中巴建交一周年為契機,花都區僑生較為集中的獅嶺鎮新莊小學還與巴拿馬中巴文化中心中山學校結為了姊妹學校,將常規性地開展師生交流互訪活動。接下來,花都區計劃以新莊小學為試點,籌建九年一貫制的公辦雙語學校,面向全區華僑子女招生,以培養本土情懷與國際視野兼具的華僑後代。

去年6月,中巴正式建交。隨後,巴拿馬成為首個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建設諒解備忘錄的拉美國家。

 (來源:南方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