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交通運輸局昨天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共享單車企業服務質量考核評價結果。其中,摩拜得分為70.12分,ofo得分為66.17分,故障殘舊車輛清理回收情況得分率最低,亟待加強。但是,光是得分公布只不過再一次確認公眾都看到的事實,如何扭轉狀況才是市民期待的。 

(互聯網圖片)

按照官方說法,兩大企業的車輛技術、騎行保險購買、安全生產、用戶資金安全、聯絡機制、應急機制、信息共享等方面不錯,壓減車輛存量能夠按照既定計劃推進落實。但在停放秩序管理、車輛調度清運、故障殘舊車輛回收等三個影響交通和城市市容且市民投訴反映集中的方面,改進提升的空間依然很大。 

從2016年第四季度至今,共享單車從“絢爛彩虹”走到如今的“倒閉如潮”。曾經的供過於求,早就變成了供不應求,尤其好車難求。剛好是一年前,廣州的《關於鼓勵和規範廣州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正式頒布實施。這個“意見”就是針對企業無序投放、故障殘舊車輛回收不及時、車輛亂停放阻礙通行、用戶資金安全監管等問題而來的。 

然而意見出台的時候,這一波的共享單車熱潮已經步入了夕陽階段。甚至想開罰的時候,才發現連公司都沒了。共享單車的破敗和停止增長,恰恰是同步的。如今一年過去了,在存活數量大減、車輛規模收縮明顯的當下,曾經的問題都顯得不再重要。最突出的問題大概就剩下回收不及時了。在減量上,符合了有關部門的預期,但是在減量的同時也快速減質,這是市民和有關部門都沒能預期的。 

共享單車是因為有強大的風險投資參與而興起的。一旦市場份額固化、利潤見底,燒錢結束,停止繼續投資,這些企業就會無以為繼。無論是共享單車的破敗,押金無法退,沒有人回收,其實都是同一個結果的不同表現。共享單車基本上沒有找到有效的盈利方式。企業如果以舊換新,或者花錢回收維修,都會增加成本支出。所以類似於裁員,企業直接就把單車放棄掉了,就是為了斷臂求生。 

“意見”本來就明確了及時回收故障殘舊車輛是企業的管理職責,同時要求企業需要終止服務的,須完成車輛的回收、拆除,妥善安置企業人員。“意見”還明確了由城管部門負責對影響市容環境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的執法。但前提是企業還有錢,而且願意繼續花錢。如今陷入困境,企業就會博弈。企業都明白市民不滿意,始終會有管理部門兜底,為了城市形象就會親自去回收。 

長遠來說,當企業不願意履行職責的時候,政府還是要完善法律手續,請專門清理公司進行清理,要麼回收利用,要麼當做垃圾處理。與此同時,也要做好對這些企業打官司的準備,畢竟企業遺留的問題正在由政府埋單。即使最後官方拿不到實質的補償,至少也能對其他互聯網企業做出法律示警。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耀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