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重心東移態勢明顯

2018-02-13

來源:源传媒

  作者:周八駿

  2月2日星期五美國股市暴跌,引發2月5日星期一全球股市暴跌。2月6日,亞歐股市繼續大跌,美國股市則出現反彈。2月7日,全球股市表現反覆。2月2日、5日的跌勢驚心動魄,於是,各種意見蜂起。

  全球股市大動蕩

  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這一回全球股市大動蕩,是由貨幣領域和金融市場的自身因素觸發,不是也不會是今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將衰退的先兆,這一點,同1987年10月全球股災相似。而且,這一回的觸媒也同美國貨幣政策相關,這一點也同1987年10月全球股災相似。

  但是,歷史從來不會簡單重複。第一,1987年10月全球股災的觸媒比較單純——當時新任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鑒於美國有通脹抬頭風險而突然加息;這一回美聯儲結束量化寬鬆政策早已為金融市場消化,引起金融市場過敏的是美國長期債券利率明顯上升。從亞洲金融危機結束以來,近20年,美國利率曲線長期不正常,被視為美國長期流動性過剩和通脹受控。而今,長期債券利率上升、利率曲線正常化,不僅反映通脹預期抬頭,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總統的稅改令人產生美國國債將空前惡化的顧慮。這就超越了貨幣政策領域,而是美國的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的搭配將呈現一種新格局。這屬於金融市場最擔心的「不確定性」。

  第二,特朗普在1月30日發表的其任內首份國情諮文,是否作為一個因素推動了兩天後的美國股市暴跌?這是至今被普遍忽略的問題。這一因素,對於已經發生股市暴跌也許不那麼重要,但是,對於從現在起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演變非常重要,也必將不時地觸發美國和全球股市動蕩甚至劇烈動蕩。

  1987年10月全球股災發生後二三年,蘇聯解體,東歐變天,冷戰時代告終,嗣後20年西方政治經濟社會制度進入向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擴散的高潮。進入21世紀,這一進程被打斷了,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展開空前全面深刻調整,其核心是全球重心由之前500年一直在西方開始向東方轉移。

  美全球戰略大調整

  從2008年美國爆發「百年一遇」經濟危機、引發2009年全球性經濟嚴重衰退,到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是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展開空前全面深刻調整的第一階段,其主要特徵是——西方國家普遍陷入經濟政治社會制度前所未有的嚴重危機,美國在全球的唯一超級大國地位明顯下降,西方在全球治理架構和體系的優勢明顯減退,相比較,中國、印度等亞洲新興國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明顯上升,全球重心東移的趨勢形成。

  美國不甘心全球重心東移,試圖加以阻止。從去年12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公布其任內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NSS)起,美國政府的全球戰略出現了重大調整——把中國和俄羅斯定義為「修正主義大國」(Revisionist powers),視作美國的主要對手。1月30日特朗普發表其首份國情諮文,重申中國和俄羅斯是挑戰美國的利益、經濟和價值觀的對手。1月19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發布《國防戰略》報告,更是明確宣稱:「國家間戰略競爭,而非恐怖主義,是現在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關切。」並點明,主要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長期戰略競爭」,是美國繁榮和安全所面臨的核心挑戰。

  美國全球戰略這一具根本性質的調整,反映全球重心從西方向東方轉移進入了決定性階段。從此,美國股市、全球股市,美國金融市場、全球金融市場,都將不僅受遊資和宏觀經濟的影響,而且,將受國際地緣政治動蕩和全球政治格局變動的影響。

  中國領導人清醒應對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堅持和平發展,但絕不犧牲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努力構建21世紀新型大國關係,同時,著力打造世界一流軍隊。

  相比較,香港社會缺乏關於全球重心東移的應有認識。人類發展呈現規律性,至今,大體每10年發生大事件。今年距2008年是10年,美國的全球戰略調整,全球股市受美國影響而暴跌,應當能引起香港居民警覺。

【責任編輯:郑婵娟】
相關文章
重要新聞
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來說,上周出現的股市過山車行情並不令人擔憂,因為經濟
專欄文章
2017年的9月份,筆者曾在此專欄撰文「美股正在積累大跌風險」。然而,當時正值美
港股評論
環球股市的牛市由2017年1月開始,主因是受到四大經濟體系歐洲、美洲、中國內地及
帶路大數據
2018新年伊始,徐工挖掘机海外市场迎来出口开门红。近日,经济日报记者从徐工挖掘
社評
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2018年國家推進改革開放的主戰役,是“金融改革開放再出發”
重要新聞
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昨早召集首次會議,新民黨主席葉劉淑
演講講話
马来西亚最大的华基政党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在吉隆坡指出,马华公会将继续扮演“马中
帶路朋友圈
位於蒙特利尔市中心的加鼎广场内人头攒动。中庭主舞台上奏响丝竹之声,中国风的民族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