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載Tesla去火星,對中企有何啟示?

2018-02-12

來源:源传媒

   【源評】SpaceX的「獵鷹重型」運載火箭,載著Tesla的電動跑車飛向火星,這宗新聞成功搶盡全球眼球;作為兩間公司的掌舵人馬斯克(Musk),不單再次展示了他執世界牛耳的創科力量,更令世人最次「wow!」一聲驚嘆他的超凡創意。事實上,當美國企業家一而再地推陳出新,引領著人類創科文明的發展;反觀經已大國崛起的中國,國家雖然出台了不少嶄新科創成果,惟中企們呢?幾時才會成為market leader(市場領先者)而非 market follower(市場跟隨者)?

  當然,馬斯克的「火箭+跑車」可謂姿勢多於實際,人們難免質疑:將跑車放入火箭射去火星,到底有何意義可言?無論如何,此舉的綽頭十足,成功引來各地媒體的爭相報道,因而帶來很好的宣傳效應;Tesla名字就再次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除此以外,SpaceX名字亦勢真真正正深入民心。馬斯克的驚人創意,正正在於完全出人意表,就似周星馳在電影中說,原來「火箭+跑車」不單有得諗,兼且做得到!的確,馬斯克其實還告訴大家,旗下公司已有能力將可回收的重型火箭射到火星,這既為他的「載人火星旅行」目標邁進象徵一步,亦可以現時三分之一的成本將重量再多兩倍(其實「獵鷹重型」甚至可運輸一架波音737飛機)的載荷射上太空。總的來說,其實,馬斯克今次「實驗」絕對姿勢與實際並重,亦即創意與創科兼具。

  至於中國,根據聯合國的世界知識產權指標報告顯示,2016年全球共提交了310萬件專利申請,按年增長了8.3%,其中中國的申請增量就高佔全部的98%,130萬件申請數不單是高踞全球第一,且為美國、日本、韓國、以及歐洲專利局的總和。然而,要談中企的真正科創成果,是否好像美歐以至日韓令世人「wow!」一聲的呢?似乎仍然存在相當距離。事實上,中國的不少專利申請,都僅為商標、工業品外觀設計之類,與科創二字可謂毫不相干。由前述的商用火箭、到智能手機、還有電動車、無人車,以至物聯網、機器人、人工智能、共享經濟等等,目前執著世界科創牛耳的,依舊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縱然,中國國內都有相應的巨擘存在,愈來愈多品牌亦見陸續走出去國際化,不過,要論到誰為相關創科產品或念頭的第一發明或發現者,則基本沒有中國的份兒。再追溯下去,其餘搜尋引擎、通訊軟件、社交媒體、網購平台等等,一直以來都有人詬病,不諱言指相關中國版本只是將海外經驗複製引入罷了。

  究竟,中企是否沒有能力,去成為科創市場的領導者?似乎未必。中國科技部的早前表示,2017年中國內地全社會的研發開支(R&D)預計達到1.76萬億元人民幣,較5年前大增逾70%,其佔GDP的比重亦達2.15%,比歐盟15國的平均水平還要高;其中,全國高新技術企業總數超過13.6萬家,研發投入的佔比超過全國的50%,而全國技術合同成交總額亦達1.3萬億元人民幣。以上數據,豈不充份說明了中企的科創力量絕對不小?也莫說,國家的研發實力亦已媲美其餘發達國家,從製造全球最快的超級電腦,到上天(航天)下海(深潛)皆然,理論上中企亦不應落後太多。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恐怕,關鍵非在「不能也」,而在「不為也」。始終,當作為market follower(市場追隨者)已輕鬆容易地大賺easy money,何解還要爭取成為market leader(市場領先者)?事實上,正如文首所指,一日我們還在質疑馬斯克為何將跑車放入火箭射去火星,這種思維一日存在就注定我們永遠落後於人。不是嗎?有謂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美國人就有一種西部牛仔般的冒險精神,反之中國人則有點略嫌過於保守;在創科的競爭路上,前者無疑比後者擁有優勢。進一步言,查現時中國內地的市場制度,亦含相當程度的保護主義;在缺乏外來競爭者的環境下,中企理所當然樂於擔任market follower的角色了。而這亦解釋了,為何中企即使在國內贏盡一切,惟成功「走出去」例子卻寥寥可數。

  中國發展踏入新時代,科創肯定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提出,從2020年到2035年的「第一個一百年」階段,中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將大幅躍升,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的確,唯有成為創科大國,包括誕生眾多market leader科創企業,在國際市場及國際社會上引領世界的創科發展,中國的軟硬實力才會於未來體現出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才會全面實現!

【責任編輯:蔚然】
相關文章
重要新聞
发改委发布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限制企业境外投资的行业对包括房地
粵港澳大灣區
2017年初,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写入全国两会审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20
石油金融
中长期看,煤炭总体需求平稳,随着产能逐步投放,供给紧缺局面将逐步得到缓解,但也需
帶路大數據
据厦门海关统计,2017年福建省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合计3565.4亿元
省市行動
2017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突破10亿吨,位居世界第一;宁波口岸全年对“一带
陸上絲路
在泰国北部城市清迈,随着来访的中国游客不断增多,不少商场和公共场所张灯结彩,城市
石油金融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目前电煤供应得到
碳金融
绿色信托是信托业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新形势相结合的重要业务模式,既有利于信托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