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不完」的煤电矛盾

2018-02-09

來源:界面新闻

  作者: 江帆JF 张慧

  中国煤与电的盈亏天平再次失衡。

  这一次,摔落的是电力企业。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预计,2017年全火电行业亏损将超过1000亿元,其中五大发电集团亏损400亿-450亿元。

  截至1月底,29家上市煤企发布了2017年业绩预告,约八成煤企预增。中国第一大上市煤企中国神华(601088.SH/01088.HK)预计2017年净利润约452亿元,同比增长约99%。

  2015年的盈亏形势恰恰相反。五大发电集团旗下的五家上市公司实现净利301亿元,创近13年来的新高。39家上市煤企亏损51亿元,除去当年盈利161亿元净利润的中国神华(601088.SH),38家上市煤企亏损212亿元。

  「煤电联动」和「煤电联营」,是当前解决煤电矛盾的主要行政调控手段。

  「即使政府顺着『煤电联动』的路子把电价涨起来,发电企业靠着上涨的2分钱也无法走出困境,」袁家海对界面新闻记者说,「现在必须要加速电力市场化改革步伐,让企业自救,而不是依赖政府调控。」

  权宜之计的煤电联动

  在2002-2012年的煤炭「黄金十年」间,煤电博弈不断,已延续十多年。业内共识认为,要化解煤电矛盾,需彻底解决「市场煤、计划电」之间的错位。与相对实现市场化、随着供需等因素发生波动的煤价相比,发电企业上网电价仍非市场化,造成了一次能源(煤炭)的市场定价,与二次能源(发电)的政府定价之间的不匹配。

  2004年末,中国正式启用「煤电联动」机制,要求以6个月为一个周期,在平均煤价波动超过5%时进行调整电价。此后该机制在煤炭、电力企业矛盾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下进行完善。

  截至2016年末,除受环保或可再生资源税影响的电价调整之外,因触发煤电联动机制进行的电价调整有四次。分别发生在2004年5月、2005年6月、2015年4月及2016年1月。

  煤价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回升,但电价与之始终没有「联动」的迹象。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在去年1月指出,2017年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全国平均应上涨0.18分/千瓦时。按照煤电联动机制规定,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水平不足0.2分/千瓦时,当年不调整。

  煤价高位运行一年后,2017年火电企业的上网电价仍未做出调整。当年6月,发改委以取消、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调整电价结构的方式,变相上调了电价。

  2018年1月以来,煤价再次步入快速上涨通道。袁家海表示,按照煤电联动的机制,应于2017年12月-2018年1月期间公布煤电联动的方案,但至今仍未公布,「今年实行煤电联动的可能性并不大。」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当前的煤电矛盾还在于能源供应链上利润分布的不合理。」工银国际原材料行业总分析师赵东晨表示,煤炭、发电环节整体的蛋糕不够大,输配电、售电环节享有垄断利润,化解煤电矛盾的关键在于破除电网垄断,将超额利润反哺上游煤炭和发电行业,而非上游两个行业之间的博弈所能解决。

  「煤电联营可以为发电企业解决煤炭供应稳定性、或价格波动的问题,但这仍然只是一个权宜之计。」王秀强也指出,煤炭、发电本是上、下游的关系,实行煤电联营可能导致外部问题内部化,本质上不利于发电企业自身降本增效、技术升级,也不利于电力市场化改革。

  事实上,如果没有一个市场机制去即时、有效地传导煤企和电企之间的价格因素,而是完全基于「限煤令」、「煤炭长协」、「煤电联动」、「煤电联营」等行政手段来缓解煤电矛盾,得到的很可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的结果。

  2012-2016年,煤价市场处于谷底期间,国家发改委出台多项政策,如要求全国煤矿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制的限产政策,促使煤价的上涨。

  2016年下半年,煤价陡升,并超过红色区域。为了抑制煤价过快上涨,发改委又制定政策,放松对煤炭的限产,曾在两个月内开了六次煤炭会议,出台多项调控措施。

  煤电矛盾再现

  在中国煤炭去产能政策的推进下,自2016年下半年,国内煤炭开始走出此前低谷,煤价步入上行通道。下游发电企业的成本随之升高。

  2017年,需求超预期、产能置换滞后、入港汽车禁运等多重因素,致使国内煤价居高不下,全年煤价综合水平大多运行在600元/吨以上的红色区域。

  尤其是入冬以后,国内用电需求连续攀升,煤价急剧上涨,电厂库存大幅下降。煤电矛盾愈演愈烈。

  1月22日,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大唐集团、中国华电集团四大发电集团联合印发的《关于当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的紧急报告》(下称《报告》),将电煤矛盾推向了顶点。

  去年11月,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与中国神华集团宣布合并重组,正式成立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家能源集团),取代了原五大发电集团中的国电集团。作为「煤电联营」的典范,国家能源集团并未参与此次紧急报告。

  赵东晨认为,中国神华集团与中国国电集团纵向整合的核心意义在于,将双方在产业链的上游煤炭开采、运输和发电三个环节的优势资源有机整合,在电价形成中产生更大影响力。

  但其他企业很难复制这一模式。

  该《报告》称,燃煤电厂正面临全国性大范围的保供风险,提请发改委出手调控电煤价格,保证电煤供应。

  华东某电厂的一位高层领导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其所在电厂由于机组大、效率高,2017年尚未亏本,但利润额已大幅减少。

  截至2月6日,五大发电集团下属上市公司有四家公布2017年业绩预告。除大唐发电(601991.SH)外,其他三家净利润均为大幅下降。其中,华能国际(600011.SH)预计2017年净利润为23亿-14亿元,同比减少74%-84%;国电电力(600795.SH)预计净利润为18亿-23亿元,同比下降49.66%-60.6%;华电国际(600027.SH)预计净利润与去年相比减少27.8亿-31亿元,同比减少约83%-93%。

  上述公司均指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燃煤价格同比大幅上涨,导致煤机盈利能力严重下降。

  与2012年前煤炭「黄金十年」时电企面临的单纯性成本压力不同,如今的火电行业还面临产能过剩的危机。

  随着新增电力装机的不断扩大,2016年,全国火电装机容量10.5亿千瓦,设备平均利用小时4165小时,同比降低199小时,为1964年以来最低水平。2017年,受电力消费较快增长、水电发电量低速增长等因素影响,全国火电设备利用小时4209小时,同比有所提高,但仍低于往年平均水平。

  高位运行了一整年的煤价,则为大部分煤企带来可观的年度业绩。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底,29家已发布业绩预增公告的煤企中,净利润超过1亿元有25家,19家公司预计净利润增幅超过100%。

  大同煤业(601001.SH)、潞安环能(601699.SH)、陕西煤业(601225.SH)、冀中能源(000937.SZ)等多家煤企,预计净利润的同比增长都在200%以上。

  雪上加霜的运力

  和往年不同的是,铁路运力紧张成为此次影响国内煤价和供应的主要因素之一。

  「去年的煤电矛盾是由煤炭供应紧缺造成,现阶段的主要原因在于运输和需求。」一德期货煤炭分析师关大利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今年的公路运输受到较大压制,铁路运输瓶颈比较明显,整体煤炭运输受限制比较大。

  交通部门表示,进入2018年1月下旬,铁路运力从前期的港口方面向「两湖一江」地区倾斜,但随着需求的持续旺盛,火运「一车难求」局面逐步蔓延,形成大范围的运力紧张局面。

  2017年2月,环保部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要求天津港7月底前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煤炭;9月底前,天津、河北及环渤海所有港口全面禁止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煤炭。

  煤炭汽车运输方式受限,需求转向铁路运输,铁路运输异常紧张。山西省孝义铁路局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近期车皮紧缺尤其严重。「煤炭上站台十来天,也没等到车皮的,太正常了。」该人士说。

  在2017年11月底的全国煤炭交易大会上,中国铁路总公司货运部主任赵峻表示,煤炭主产地的惯用通道运力偏紧,虽然铁路部门已购置车辆,但在高峰期敞车仍有较大缺口。

  「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很多低效产能被退出,导致产量下降,造成此波煤价上涨。」华创证券能源电力分析师王秀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去产能也间接加剧了运力的紧张。

  因为随着去产能的推进,东北、华中、西南地区小煤矿大量关闭退出,煤炭产能逐渐向晋陕蒙宁四省(区)集中,煤炭跨区调运规模持续扩大,煤炭采购平均运距增加,物流成本也相应增加,铁路运力短缺矛盾突出。

  赵峻预计,仅晋、陕、内蒙古三地,2018年新增铁路外运需求将超1亿吨,目前山西铁路外运的主要固定通道运输能力已趋近饱和。

  上述四大发电集团在《报告》中称,目前在发电厂跨区调运煤炭采购成本中,物流成本的占比高达50%。

  长协机制生变

  与此同时,2018年煤炭中长期合同(下称长协)的分配方式发生了变化。

  四大发电集团在《报告》中称,从2018年电煤订货情况看,各发电集团的年度长协合同比例大幅下降,预计全年综合煤价比2017年还要上涨不少。

  中国煤炭网则发文称,2018年市场上的长协煤合同总量并没有减少。只是在长协合同量的分配上,浙电、粤电、上电等其他地方国有电力企业,与四大央企电力集团享受同等待遇。

  这意味着,央企电力集团(如五大发电集团)不再享受优先保供和高比例供应的待遇,与地方国有电企「平起平坐」,这将减少央企电力集团到手的长协煤量。

  上述华东电厂的高层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煤炭长协的总量可能在增加,与之相对应『市场煤』的采购量反而可能会减少。」他说。

  煤炭长协,又称「重点电煤合同」,是发改委为应对煤价快速变动,牵头煤炭、发电行业签订购销合同,以协商一致的价格,煤炭企业向电力公司保供一定数额的煤炭。在次轮煤价上涨周期中,长协煤价大大低于市场价。

  王秀强认为,发改委推进的煤炭长协兼顾了煤、电双方的利益,保障了发电企业煤炭供应的稳定性,以及市场波动性很大的煤炭行业利益。

  工银国际原材料行业总分析师赵东晨也肯定了煤炭长协的积极意义。但他指出,该机制会导致煤炭供需之间的对比,集中在剩余30%左右的市场定价部分体现,对于市场价格的波动在客观上有放大效应。

  针对煤炭企业的长协履行率,电企和煤企看法不一。

  电力企业称,目前市场煤价高位运行,煤炭企业长协的履行率不高,由此导致电煤紧缺。

  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一位副总经理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近几年煤企的长协履约率都不错,签订长协的积极性很高,且都优先保供五大发电集团。

  一位不愿具名的煤炭行业从业者对界面新闻记者称,现阶段造成煤电矛盾的原因之一是,电力企业在面对低温天气,日耗处于高位,但仍不积极采购,存在等待煤炭企业让利、「再等等就能靠政策和市场调节买到低价煤」的心理。

  如今,发改委的调控仍在继续。

  2月4日,秦皇岛港务局召开了关于传达国家发改委稳定价格的会议,秦港股份公司董事长曹子玉称,发改委作出销售、采购的煤炭不允许超过750元/吨的指示。各采购单位在采购期间一旦发现有超过该价格的煤炭,需通过秦皇岛港口反应给发改委,发改委将约谈该单位,同时控制运力。

【責任編輯:肖静文】
相關文章
陸上絲路
今年春节喜爱美食的武汉民众惊奇发现,法国红酒、德国啤酒、白俄罗斯牛奶、俄罗斯食用
新能源
“这个项目是约旦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将帮助我们实现能源自力更生。几十年前就开始讨论
省市行動
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22日主持召开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以下简称上海自贸区
文化風情
22日中国农历正月初七,一座“天坛”在比利时地标布鲁塞尔大广场高高矗立。入夜,伴
帶路朋友圈
鲜艳旗帜飘扬,大红灯笼高悬。22日晚,位于泰南中心城市合艾市的宋卡王子大学国际会
帶路朋友圈
22日晚,印尼登巴萨巴厘艺术中心张灯结彩,宾客云集,洋溢著喜庆热烈的新春气氛。由
能源公司
2月14日,在天津南港工业区中石化天津LNG装置区首车液化天然气运输车驶离天津L
上市公司
中石化(00386)H股现价反弹2.23%,报6.42元,主动买盘66%;成交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