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出海藍皮書—整體趨勢篇(五之一)

2018-01-25

來源:源传媒

  引言:2017年,中國內地企業對外併購的形勢詭異: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及富商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標誌「反全球化」或「去全球化」浪潮持續發酵,如此大背景下,中國內地企業對外併購的形勢,尤其是在監管、風險及實際效益三方面,正面臨過往從未出現過的大變局。

  國際政經形勢風雲變幻的2017年,《源傳媒》特此策劃《中企出海藍皮書》,一共五篇,就中國內地企業「出海」的整體併購狀況,包括成功案例、政治、經濟和宏觀形勢變化,作出深入分析與探討;並且為2018年計劃「出海」的中國企業拆解即將面臨的全新局面,及提供有建設性的意見。

  國際保護主義抬頭的2017年,中國內地企業跨境併購的成功率在下降,然而,中國企業對外併購的意欲並沒有因而減弱,一個重大特徵是,「一帶一路」倡議正在引領中國企業跨境併購的新方向,中國企業跨境併購不再低效與雜亂無章,全球併購舞台上,中國企業只會漸趨活躍,好戲在後頭。 

 

  本篇重點速覽:

1. 中國對外併購從快速擴張,逐漸回歸理性增長
2. 對外併購的單筆交易金額下滑,巨型海外併購交易數量明顯下降
3. 內地經濟轉型,導致對外併購模式轉變,民企佔比下降
4. 「一帶一路」戰略下,中企對沿線國家的併購增加,尤其以基礎設施及能源行業為主。
5. 內地經濟升級轉型,中企出海併購,為中國實現升級「引進來」舖墊,並且構建跨國產業鏈
6. 未來中企對外併購面臨不同變數:民粹主義及逆全球化、保護主義抬頭、美國利率正常化添不明朗因素
 

  2017年中國企業對外併購概況

  1. 併購金額回歸理性增長

  普華永道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對外併購活動交易金額從2016年的208億美元高點回落%至121億美元。交易宗數也下降12.4%,從910宗減少至806宗。

        2014年至2015年,中資持續併購海外物業。期間,陽光保險、華寧集團期間分別於澳洲或紐約併購酒店項目。但踏入2017年,這類「地標式」併購較少出現。歐美國家的海外投資,短則數十年,長則一個世紀,經驗豐富。相反中國企業參股海外,只是最近十多年的事。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當前最需要的,是有經驗的併購團隊,及有足夠國際經驗的人才。

  過去中資「出海」、爭相併購核心地段項目,原本旨在尋求穩定現金流,但此舉引起歐美政府猜疑,個別部份原本獲批的交易,最終亦觸礁。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歐美收緊近月併購審批,反為中國企業提供回歸理性、不過度併購,避免了日本上世紀八十年代因過度「出海」併購,而最終損手離場的覆轍。

  2.單筆交易金額下滑

  2017年,中國內地巨型海外併購交易數量明顯下降。普華永道報告顯示,只有21宗交易金額超過10億美元,單筆交易的金額呈整體下滑態勢。至於2016年,中國健康行業的海外併購交易金額高達80億美元,總交易數量為85 宗。而2015年分別為15億美元以及25宗,一年時間分別上升了4.33倍及2.4倍。不過,監管趨嚴以及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增加卻是不爭事實。2017年首季度,中國企業海外併購交易金額為212億美元,同比下降77%。

  上述數據可見,面對人口老化,中國企業冀透過「出海」併購,複製海外健康及養老產業的營運模式回國,但監管收緊及宏觀形勢轉變,使中國企業併購出價不敢過份進取,拉低了每宗交易金額。

  3.民企出海併購佔比下滑

  數據顯示,從海外併購項目類型及分布來看,2017年首三季度,能源電力類佔4宗,房地產交易佔3宗,歐美僅佔3宗。 雖然民企在併購數量中仍為「主力軍」(2017年前三季度宣布交易359宗,接近國企的5倍)。但從佔比計則見下滑。

  「舊經濟」模式在2016年底重新崛起,2017年發酵,「重資產」類別亦因而重新主導中企「出海」案例。 由於民企接近不可能參與大型跨境能源項目交易,計及加海外物業併購接連遇挫,民企因而難以在2017年,促成大宗跨境併購交易。

  4. 「一帶一路」倡議助力對外投資

  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冀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 和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提出, 「一帶一路」倡議可增進中國與其他國家在貿易、投資和金融方面的合作,並為相關地區帶來極為需要的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

       「一帶一路」沿線包涵 65 個國家,覆蓋面積約 5539 萬平方公里,約佔全球總面積的 41.3%;有46.7億人口,相當於全球總人口的 66.9%。以往,受制於工程水平,若要打通「一帶」、串連「一路」,須付出龐大成本及承受技術風險。不過,在「一帶一路」與中國本土實現「互聯互通」後,為中國企業「出海」提供多了一個選擇。

  中企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併購以基礎設施及能源行業為主,至於金融、高科技行業也成為熱門行業。中企透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項目併購,實現了產能的雙贏轉移,有利於中國輸出高鐵、核電和光伏等產業的過剩產能。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國家蘊藏豐富能源及資源;加上東歐、東盟兩大區域潛力大,尤其是東歐地區,由部份國家中企在這兩個區域的投資機會將會日益增加,包括基礎設施、鐵路、公路、發電及輸電等領域。

  Mergermarket 最新資料顯示,2017年首11個月,中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併購金額為379億美元,相反2016全年只有257億美元,反映亞投行的成立理順了日後併購的融資渠道,中國企業往後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項目的併購,只會有增無減。

  5. 為中國實現升級「引進來」舖墊

  中企「走出去」既可拓展業務,更為中國企業引入海外模式,有助提升中國企業的營運水平。

  光大集團2017年底分拆從事地產的光大永年(港上市編號:3699)在香港上市,主要用於收購英國倫敦物業。光大集團業務原以內地為核心,如今卻有計劃到英國收購物業,可見其希望從中「偷師」,提升中國商業地產的營運水平。

  雖然中國企業銳意先「走出去」,再「引進來」,但基於中西生活文化、產品設計和營銷,甚至是企業管治均差異(詳見下表),若要成功「引進來」,中國企業不能「照抄西方那套」,反而要按「取其長所、捨其所短」,合適調整。

  6. 構建跨國產業鏈

  中國企業通過對外投資,構建了跨國產業鏈和價值鏈,提升了全球競爭力。

  招商局集團遠赴白俄羅斯構建「中國─白俄羅斯工業園」時,提出了「12234方案」。「12234方案」圍繞「一帶一路」、跨越兩國(白俄羅斯、立陶宛)、溝通兩區(歐亞經濟聯盟區、歐盟區)、連接三點(白俄羅斯的中白工業園區、立陶宛的考納斯自貿區、波羅的海的克萊佩達港)、及融合四海(公路、鐵路、航空、海運物流),形式全新跨境 PPC (前港─中區─後城,Port-Park-City) 模式。

  保利協鑫集團在印尼、土耳其、及斯里蘭卡開拓能源產業,涉及火電、地熱發電、及垃圾發電。雖然協鑫集團傾向參與下游發電項目,但這帶來的連鎖效應,是在於為中國發電設備企業,帶來進軍海外的機會。

  影響併購的變數

  1. 民粹主義及逆全球化

  2017年是2016年的延續,承接西方民粹政客上台,全球彌漫一股「逆全球化」的力量,同時地區的貿易保諼主義紛紛抬頭。英國國民決定「脫歐」以及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均為全球掀起民粹之風。

  民粹與民族主義息息相關,左右中企能否成功併購。萬達酒店(上市編號:169)原本於2016年11月,原本提出以2.72 億歐元收購西班牙馬德里市中心地標性建築西班牙大廈(Plaza de Espana)並打算改建為豪華酒店,項目原本已獲批。但當地市民反對計劃,導致新上任的市長推翻了原先的決定。萬達集團在該次交易中損失了1億港元。

  從上述案例可見,即使西方國家以「民主」自居,但若交易不能考慮民粹因素,中企出海觸礁的機會隨之大增。

  2. 保護主義抬頭

  中國國有企業往往不被認為是獨立運營的商業主體,意味國有企業在「出海」併購時,須面臨更加嚴格的審查標準。這將影響中國企業、尤其是國企外出併購的步伐和意欲。

「保護主義」興起的另一苗頭,是工會搶奪話語權。上交所上市公司三安光電(上市編號:600703) 曾傳出計劃以72 億歐元,收購德國照明巨頭歐司朗 (OS-RAM),但最終未能成事。表面上,這是德國政府拒絕放行,惟背後的真正原因是在於該公司員工強烈反對,當地政府在壓力下,不得不拒絕放行。由此可見,德國工會的力量相當龐大,他們可藉成為企業的監事,直接左右公司重大決策。

  3. 美國利率正常化添不明朗因素

  2015年至今,美國利率穩步「正常化」,一方面反映美國經濟穩步復蘇勢頭未改,另一方面降低當地企業放掉手上項目套現的誘因,中國企業若要「得手」,或須多作工夫。

       全球經濟似乎已經擺脫環球金融危機後的滯脹。按「衰退機率訊號」顯示,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的機會,與1990年代初至2000年初的繁榮期相若 (詳見下圖)。在衰退指標保持溫和下,中國企業「出海」的對手,不再是中國企業本身,而是全球有雄厚資本的巨企。

  展望2018年

  1. 「一帶一路」 倡議左右併購選項

       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與「中國製造2025」為戰略大背景之下,「走出去」之勢已不可阻擋。中國企業在「走出去」、繼而「引進來」的過程中,更要重視諮詢服務和仲介的功用,並且尋求政治、經濟、法律、稅務、終端解決等相關諮詢的幫助。只有這樣,才能夠致力避免企業走彎路。

   2. 「出海」規管愈趨收緊

  2017年12月26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企業境外投資管理辦法》(下稱:新辦法),2018年3月1日起實行。新辦法將境內企業和自然人通過其控制的境外企業開展的境外投資,納入核准、備案管理範圍,並且對其中的敏感類項目,實行核准管理。監管機構推出新辨法,可算是體現了「精細化管理」,也是就境外「出海」投資進行立法的前奏。

  3. 實業投資主導「出海」項目

  海外輿論認為,中資大肆併購球會及娛樂事業,是以併購之名,行文化侵略之實。隨著相關部門加強對投資項目的真實性審核,非理性投資得到有效遏制。展望2018年,監管機構將持續特別針對、遏制「盲目併購」等非理性投資行為,並制止企業伺機向境外轉移資產,在可見將來,實業投資將成為對外投資的主流,相比金融、保險、文化類產業、基礎設施、製造業成為投資關注的重中之重。

【責任編輯:黄旖琦】
相關文章
港股評論
港股結束三日升勢,昨日隨內地股市下跌,低開88點後,下午跌幅擴大至逾400點,恒
金融公司
高盛的這一任命,標誌着一個時代的終結。貝蘭克梵任職的12年中,高盛成功度過金融海
重要新聞
歐盟將取消99%從日本進口商品的關稅,包括8年內取消針對日本汽車的10%進口關稅
上市公司
繼瑞聲科技(02018)去年被沽空機構「葛咸城」狙擊後,另一手機設備股、同屬藍籌
石油金融
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表示,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准备向尼日利亚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投
石油金融
美國在頁岩氣革命和燃煤發電環境成本提升等因素影響下,出人意料地成為金融危機後全球
石油金融
沙特阿拉伯或将向亚洲客户扩大原油供应量,俄罗斯等产油国也在考虑增加产量,同时美国
金融公司
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7月5日发布的一份文件, 美国零售巨头沃尔玛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