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觀點

近期中央政治局和國務院會議表示在外部風險顯著上升的大背景下,政策將進一步寬松
無論是媒體報道還是學者的文章,我們不難發現,人們通常把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和投資項目視為“一帶一路”項目,把開展這些項目的企業視為“一帶一路”企業。筆者認為:這種簡單的回答是不妥當的,甚至是存在大問題的。因為,這種僅以地域為范圍來界定“一帶一路”項目和企業既不符合“一帶一路”官方文件的要求,更不利於“一帶一路”的可持續發展:(1)地域范圍是在不斷擴展中,從初期的沿線國家,到相關國家,再到世界各國
7月19日至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阿联酋、塞内加尔、卢旺达和南非进行国事访问,出席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在结束访问和会晤回国途中,习近平主席还将过境毛里求斯并进行友好访问。
近日,无论是在阿联酋媒体发表题为《携手前行,共创未来》的署名文章,还是在塞内加尔媒体发表题为《中国和塞内加尔团结一致》的署名文章,习近平主席都多次提到一个关键词:“一带一路”。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表示,“已準备好将徵税範围扩大至5000亿美元”,该金额相当於去年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总规模;而此前,特朗普政府亦多次攻击中国的汇率政策。交银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明言,特朗普政府近期的言行,是典型的贸易保护主义,其“美国优先”的政策,也违背了WTO框架下多边贸易相关协议与条款。
2018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东京举行第25次定期首脑协议后,签署了日本欧盟经济伙伴协定(EPA)。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在全面提速,有望成为中日之间经贸合作的新天地。此外,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拨动了世界的心弦,日本政府与经济界也正在探求逐步加入“一带一路”经济合作的可行性步骤与方案。
刘元春认为,防风险攻坚战大的方向无需改变,但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监管政策都有预调微调的必要。随着去杠杆、强监管的推进,地方政府行为发生改变,当前正处于改革向实质性阶段迈进的临界点。
“一带一路”建设也具有区域性,但要通过“一带一路”实现四个融入。第一是深度融入港澳,把港澳作为超级联系人和超级中介人。第二是融入南海经济圈。目前,我国同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合作将极大地带动整个南海经济圈的发展,广东的优势明显,条件也比较成熟。第三是融入东盟经济圈。东盟十国经济体量相当大,而且,它跟广东的经济高度互补,一方面,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还比较低端;另一方面,资源条件又非常丰富。广东产业结构升级,需要新动力、新市场,所以融入东盟经济圈,对于广东产业结构一体化发展和开拓新兴市场大有裨益。第四是融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又一家巨头表达了对美元的担忧。北美大型资管公司Invesco近日在三季度汇市展望中提醒投资者,随着美联储延续收紧货币政策之路,而其他央行步入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早期阶段,美元的波动性料成为市场的问题。
7月13日,美联储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公布,报告显示,上半年美国经济稳健扩张,但高度杠杆率的公司借贷水平高企。预计渐进式加息将与目标相吻合,财政政策可能会在2018年支持GDP增速。美股短线走高,周五道指突破25000点,标普500指数突破280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