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世界上著名的三大湾区——美国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日本东京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有着独特的优势。在认清粤港澳大湾区优势的基础上,应当重点分析解决一些阻碍大湾区定位发展的因素,积极学习国外湾区建设经验,最终实现对内提升粤港澳融合发展水平,对外推进我国整体开放水平。
其实,不仅是中兴的问题,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针对中国经贸问题已经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其中不少让国人觉得难以接受。那么,如何理解美国对中国态度的转向?多番在贸易问题上“找茬”又出于何种目的?
美国商务部近日宣布对中兴通讯公司采取出口管制措施。对此,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昌林表示,这将对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带来一定影响,但不会阻碍中国高技术产业快速发展步伐。
近年来,中国参与的双边或多边活动,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是,“一带一路”几乎成为标配式话题。越来越多的外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对这一话题积极探讨或报以兴趣。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前在会见中国外长王毅时,就明确表示,期待“一带一路”建设能够有利于地区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今年以来,港元兑美元汇率持续下跌,屡屡突破联系汇率制设定的下限,以至于香港金融管理局(以下简称“香港金管局”)不得不进入市场干预。
十九大之後,中央將粵港澳大灣區列入國家發展戰略,從中央到地方,多項工作圍繞大灣區建設展開。隨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通車,2018年是粵港澳大灣區融合邁向實質性進程發展的啟動年,亦是「一國兩制」新階段的一個起點。
四月春风送暖,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除反对保护主义、推动经济全球化外,“一带一路”也成为会上热点话题。习近平主席在会上发表重要演讲时指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但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这是对“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历程的高度凝练。
“一带一路”倡议覆盖65个国家和地区,影响范围辐射至亚欧非三大洲,许多沿线国家已成为中国对外投资合作的重点区域,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开始将目光放在新兴市场,寻求长远的投资机会。近年来,随着一些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的逐渐抬头、地缘政治风险增大,如何能有效地规避风险、选择适当的投资目的地,成为中资企业关注的重点话题。
仲量联行的报告显示,新时代下中国“精英城市”在国际舞台上正迅速崛起。中国12强城市处在创新经济发展的最前沿,并拥有越来越多高度活跃的高科技企业,它们正在推动下一轮全球化浪潮。
问题在于我们处在全球化当中,全球化提供了解决问题更廉价的方案,这是一种方便,但也滋生了惰性。当购买芯片比自产芯片更加容易也更便宜时,就会形成一种市场取向,并使得对外部技术的依赖不断固化。
笔者认为,综合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各个次区域的现实情况和中日两国的比较优势,中日开展第三方合作应首先从东盟地区做起。为什么要首选东盟地区呢?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指出,开局不错的核心原因在於中国出口明显改善,同时投资比较坚实。“在这两大需求推动下,整个工业回升状态较好,核心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有所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