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與成熟發達經濟體資本市場相比,中國上市公司退市率低、退市程序冗長、退市機制不
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位居世界第一,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发展到总体小康、即将实现全面小康,7亿多人口摆脱贫困。这样的发展奇迹,在人类历史上不曾有过。同时他也指出,中国是过去40年中唯一没有出现金融危机的国家。
反對派攻擊憲法地位是自欺欺人,不僅是顛倒是非、危言聳聽,而且暴露他們拒絕接受和尊重、維護,企圖挑戰憲法,衝擊「一國兩制」的憲制基礎。香港社會應加強對基本法與憲法的關係的認識,對任何誣衊、攻擊憲法地位的言行堅決說不。
「港獨」違反國家憲法,違反香港基本法,衝擊「一國兩制」。對「港獨」組織不取締,對「港獨」行徑不嚴懲,香港「一國兩制」將難以為繼,這是所有香港人所不願意見到的。
受累於特朗普的「特式陰霾」,環球投資市場仍面對極大不明朗因素,不排除未來波動性會進一步加大。金管局轉採防禦性部署和多元化投資,無疑有利外匯基金「保本」,局方因應貿易戰而為銀行進行壓力測試,亦為確保本港金融體系穩定的應有之義。
隨着中美貿易戰持續發酵,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鏖戰6.80關。2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7662,上調378個點,升幅創2018年7月5日來最大;即期匯率由漲轉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最低觸及6.7814;離岸最低觸及6.7895。由此可見,人民幣6.80關威脅尚未有效解除
最近,自2000年開始運作以來就罵聲不斷的強積金又有「舊搞作」──提高供款。強積金管理局完成強積金供款入息上下限檢討,消息指局方向政府建議,分階段將目前每月1,500元的強積金供款上限提高至1,950元,以後再增至2,400元,分別較現時高三成及六成;若政府接納建議,又通過立法會審議及修例,將有數十萬名現時月薪逾3萬的僱員,需要增加供款。消息一出,即受到一般打工仔女和商界批評
國有企業改革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重要環節。改革開放40年來,國企改革迎難而上、矢志不渝,始終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通過一系列理順體制、完善機制、調整布局等改革探索,努力做好國有企業與市場經濟相融合這篇“大文章”。日前“出爐”的最新一期《財富》世界500強榜單顯示,包括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48戶中央企業在內的120家中國企業上榜,並占據榜單前四名中的三席。
美國當地時間7月10日晚、香港時間7月11日上午,美國政府公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10%進口關稅的建議產品清單,徵求公眾意見至8月30日。這一決定,距7月6日美國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25%進口關稅僅4天,反映特朗普政府惡化中美關係之急迫和瘋狂
最近人民幣貶值頗急,引來了以貶值對抗美國加收關稅的猜想。實際上,讓貿易戰擴散到貨幣戰的是美國,對此新發展及貶值作為經貿戰武器的可行性均值得探討。年初人民幣曾升值相對美元逾3%,但之後已由高位倒貶近7%,至今淨貶約3%。一般評論指此輪貶值主要是因美元升值,美匯指數期間升逾2%,因此未有跡象顯示中國已使出貶值武器
90年代,亞洲地區被吹捧為「明日之星」,奈何在1997年出現亞洲金融風暴。回顧當時亞洲經濟十分依賴美國,財政情況也不健全,泰國、印尼等國家外債嚴重,故當時亞洲經濟的增長,是建立於別人的風光裏。經過20年前金融風暴的教訓,如今亞洲區的經濟明顯健康,現時亞洲各國外債大減,同時擁有充足外匯儲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