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進入建設階段,因基建的規模龐大、戰略意義巨大,由此而導致地緣
星期一(2月5日),鮑威爾(Jerome Powell)正式接替耶倫(Janet Yellen)就任美聯儲第十六任主席。鮑威爾稱,美聯儲會對金融穩定保持警覺,並支持持續的經濟增長和價格穩定。但是在他上任前一天,美國股市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暴跌665.75點,跌幅達2.54%,穩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股市恐慌指數,VIX指數上升28.51%。
匯率變化對進出口企業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人民幣升值令企業進口成本相應下降;另一方面,出口產品競爭力減弱。換言之,人民幣升值,會使主要從事進口業務的企業從中受益,同時令從事出口業務的企業受損。
新年首月中國與歐洲的交往便進入高潮,先後有法英領導訪華,除了如常帶來龐大工商代表團和簽訂大額合作協議外,在當前國際形勢下還有重大的地緣戰略意義值得探討。
隨着新年踏至,近日本港政府和金管局陸續公布總結了去年的經濟和金融發展狀况,不難發現,本港不僅GDP和股市升得快,資產市場的負債率亦是加大。因此,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昨早出席財委會會議時,就提醒大家注意防範美元持續加息風險,小心市場會出現大調整,不要過分槓桿借貸。
國際新聞界發現,作為中國的兩個重要競爭對手日本和中國,去年中以來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有了重大的調整,尤其是日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去年12月4日在東京舉行中日兩國經濟界會議上致辭,稱就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經濟帶構想“可以大力合作”。
英國首相文翠珊訪華三天,雙方簽署90億英鎊的經貿大單,其中還涉及到「一帶一路」合作。兩國合作更上層樓,既標誌著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增強版,亦為「一帶一路」建設注入莫大強心針。
因为有“一国两制”的保驾护航,祖国内地的坚强后盾作用与香港自身竞争力的提高得到有机结合。因为国家持续快速发展,香港获得了进一步提升的难得机遇、不懈动力和广阔空间。“背靠祖国、面向世界”,已成为香港在参与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大放异彩的“不二法门”;“国家所需、香港所长”,已成为香港推动各项事业发展行稳致远的“通关密码”。
人行意欲何为?一是人民币主要被动升值,美元指数跌破90关后反覆呈现疲弱态势,逼迫人民币持续走高。人民币过去一段时间的升值,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美元的弱势。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是由美国国会成立,负责监察中国人权状况的独立委员会。日前,该委员会的主席——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Rubio)和共同主席——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Smith)宣布,他们计划支持2014年「雨伞运动」的领导者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角逐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
自从指数编制以来,香港一直雄踞全球最自由经济宝座,固然可喜可贺;不过,今时今日,单靠自由市场是不足够的,由加强国际经贸联系、到提供政策支持及完善监管等等,政府无疑扮演了愈来愈重要的角色。「积极不干预」不是不合时宜,关键是「最自由」状态下的政府作为;政府如果繑起双手,其效果无异于自绑挨打,注定要在国际竞争中不进则退。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提出,政府要担当公共服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