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南北韓高峰會議簽定了板門店宣言。表明兩韓會儘快結束戰爭狀態,尋求合作與統一。
CDR(中國存托憑證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的推出如箭在弦,中證監剛剛公布了試點規則。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昨表示,這對兩地資本市場都是好事,並為此感到高興,強調不要動輒以競爭視之,相信互相合作可將市場做大。
年近40岁的韦美膛是文山州麻栗坡人,他年轻时外出工作如今已成为企业高管。近日他受邀参加文山建州60周年招商引资推介会后,望着窗外高楼林立的家乡感叹:“文山改革开放比中国沿海晚了很多年啊,家乡追赶改革开放已由‘末梢’成‘前沿’。”
據近期報章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報道,中國將會對亞太區的經濟、投資、基建帶來重大改變。《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公布後,筆者檢視近兩年關於這方面的研究,顯示以下一些趨勢與社會轉型有關。例如:海外倉的共用空間於迪拜帶來資源、經濟共用的理念、社會的共融和創新的貿易方式。
最近中美乃至全球一直被貿易戰陰霾籠罩,因應美方單方舉動,昨日中國就決定對美7類共128項進口商品加征關稅,正式開啟了反制第一步,事實上中美貿易戰也隨之正式打響,不排除會再度升級。
4月的海南,木棉花开,三角梅怒放。南海之滨,千帆齐进,改革开放的浪潮奔腾不歇。30年前,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经济特区应势而生。30年里,海南在先行先试中,为改革开放镌刻下众多载入史册的探索印记。海阔帆直春潮涌。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而立之年的海南特区再出发,劈波斩浪,奋楫争先……
安徽凤阳县小岗村,淮河岸边的一个普通村庄,但历史却赋予了它不同的意义。1978年一个冬夜,小岗村18位农民以“托孤”的方式在一纸契约上摁下鲜红的指印,分田到户搞“大包干”,掀开了中国农村改革开放的序幕。这里也被习近平总书记称为“中国农村改革的主要发源地”。一晃四十年,小岗村的“大包干”也和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脉动,进入了不惑之年。
3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備忘錄,擬向涉及600億美元的進口中國產品徵收高額關稅。對此中國政府也宣布了30億美元的報復清單。有分析指出,貿易戰背後是美國絕殺中國高科技產業的更大圖謀。更有觀點認為,一場新「冷戰」即將來臨。在各種盛囂塵上的說辭中,理性是我們惟一追尋的方向。
3月18日,普京毫無懸念地高票當選俄聯邦總統,開啟了第四任總統任期。普京自2000年首次當選總統之後,雖於2008年至2012年擔任總理,但始終是俄羅斯實際“當家人”。他一直將締造強大的俄羅斯作為追求目標,在長期執政過程中屢遭重大挑戰與挫折,卻百折不撓、愈戰愈勇,逐漸摸索出較為成熟的治國理政的理念和方法。普京將在未來至少6年的執政期內領導俄羅斯沿著既定方向前行,其內外政策走向具有一定的可預見性。
長達16天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今天閉幕。這次會議令西方世界震驚、困惑,但亦令讚賞中國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國家和海內外中華兒女振奮、歡喜,這是一次注定將深遠影響歷史前進歷程的會議。
「一帶一路」是絲綢之路的恢復,作為跨國貿易通道,從歷史以來便擺脫不了地緣戰略與地緣政治的關係。二三百年間,絲綢之路由陸上轉移到海上,除了航海技術的發展外,更重要的是地緣政治的大格局轉變。先是西班牙與葡萄牙,再至荷蘭英國等歐洲邊陲國家借海權崛起。主要是依靠爭奪國際貿易通道的控制權。但除了依靠北美洲與中美洲的奴隸莊園,和相關的奴隸貿易以外,英國的崛起還長期依靠對中國、印度的海上絲綢之路。但在蘇伊士運河在1872年開通之前,海權不能完全主宰絲綢 (茶葉、陶瓷)之路貿易,奧斯曼帝國還是橫垣在歐亞貿易的中間,有所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