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與成熟發達經濟體資本市場相比,中國上市公司退市率低、退市程序冗長、退市機制不
美方在推出500億美元徵稅清單後,又變本加厲,威脅將制訂2000億美元徵稅清單。中國商務部表示,這種極限施壓和訛詐的做法,背離雙方多次磋商共識,也令國際社會十分失望。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出台清單,中方將不得不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作出強有力的反制。
中美貿易戰從7月6日雙方互對34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起而爆發,之後美國迅速升級至擬對華輸美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預計8月底後開始實施。貿易戰對經濟成長和消費者利益造成重大傷害是不言而喻的,這種巨痛中美很快就會體會到。而更大的痛在於,全球自由貿易體系走到十字路口,全球化帶來的全球產業鏈和全球分工運作十分有效率,現在美國不高興,這個體系何去何從?
细心的人可能注意到:为了让对华贸易战“师出有名”,美国这几个月在不停抛出301调查报告,将其作为向中国开枪的佐证。7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关于301调查的声明》,再次污蔑中方在中美经贸往来中“实行不公平做法、占了便宜”。这些精挑的数据与政策逻辑链条,看上去颇具迷惑性,能蒙住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但是,谎言重复千遍也成不了真相。
國家最近在深圳西安已經成立了一帶一路商事法庭。北京中央多部委聯合發文《關於建立「一帶一路」國際商事爭端解決機制和機構的意見》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在深圳設立第一國際商事法庭,在西安設立第二國際商事法庭,受理當事人之間的跨境商事糾紛案件。
上月,運房局副局長蘇偉文在立法會宣布,關愛基金將撥款3500萬元,用以資助購買及興建預製組合屋計劃,項目由運房局、發展局、勞工及福利局共同主導支持,將於年底開始展開,明年即可入夥。而建成之後的擁有權將交給社聯,由社聯負責運營,這也標誌香港即將迎來第一批貨櫃組合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其主政一周年前夕公布六項房屋政策新措施,以期達到三大目標,即:令資助出售單位更可負擔;增加資助房屋單位供應並加強支持過渡性房屋計劃;鼓勵一手私人住宅單位盡早推出市場。誠如她在慶祝特區成立21周年酒會上所說,六項新政策不能即時增加房屋供應,也難以有效壓抑樓價升幅,但是,展示了現屆政府的政治決心和創新思維。
彭定康糟糕的判斷力在其任港督時就已暴露無遺,這一缺點至今未能改掉。當年許多人認為平穩的過渡會使香港受益,但是剛愎自用的彭定康無視這些言論,選擇與中國對抗。衛奕信和尤德為彭定康打下堅實的基礎,可是他卻將本可有所作為的機會白白浪費。他在關鍵時期對中國政府表現出輕蔑的態度,滋生了彼此間的不信任。
今天是一年一度中學文憑試(DSE)放榜的大日子。面對未來的升學和就業取向,考生及他們的家長,大都難免有所忐忑。按照一貫以來的思維模式,相信他們(尤其家長)大多數會傾向傳統的學術課程,爭取升讀大學,以便畢業後找到優差。然而,由於時代不同,社會日益多元,在選擇路向前,這個「傳統」,實有檢討必要。
上月底,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出席國際特赦組織舉行的研討會,聲稱基本法是可以修改的,包括第1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所以任何「港獨」和自決的主張,如同主張修改基本法第1條,是「不違憲」的。言論出街後,引起不少批評,卻甚少有人從法理上指出陳文敏的言論有何問題,遂撰此文論析之。
古代軍事思想家孫子有云:「最佳的勝利是不戰而勝。」然而,特朗普政府卻似乎選擇了相反的道路--戰爭。這裏說的戰爭不是指武裝衝突,而是貿易戰。誠然,貿易戰本身的危害性要小於武裝衝突,但是它也可能在許多方面帶來災難性的後果,破壞數以百萬人的福祉。孫子也曾講過,開戰前須計算成本。美國政府是否真的計算了成本,並考慮過所有可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