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新年度財政預算案公布在即,在預期庫房「嚴重水浸」的情況下,政府如何善用豐厚的

專欄文章

說中國的一帶一路也可以對接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要搞的基建“替代方案”,是一種大氣和寬胸懷的回應;也可以說,你們四國盡可以也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搞基建,我們中國公司不怕競爭。這也是很正面的回應,但是層次好像低一些。再就是,你們四國不過是和我們中國過不去罷了,搞點牽制,搞點制衡,搞點對抗,沒有什麼了不起,你們圍也好堵也好,不也搞了幾十年了嗎?
戊戌狗年首個交易日,恆指雖然順利紅盤高開,但卻不幸地下跌收市,高低波幅多逾600點。人們常以新一年第一日的市況,來預估未來一整年的升跌走向——到底,今次港股開紅收黑,會否意味全年同樣開紅收黑?撇開迷信角度而言,相關可能性其實並不為低
一帶一路已經由中國的倡議變成中國的建設,以至其他國家參與的建設巨大工程。最大和明顯變化是陸路絲綢之路的恢復。具體表現在鐵路貨運的中歐班列、中亞班列,乃至去年開始的中越班列和由重慶至新加坡的南方通道。
根據香港貿易發展局(HKTDC)於2017年9月的統計資料,在亞太區以至其他區域,環球性的專業人才都缺乏相應的商業交流平台。有見及此,一項先導研究設計了一份問卷,旨在調查受訪者認為一眾公司在「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商機面前究竟有多充分的準備
新年度財政預算案將於2月28日出爐,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早早放風,稱預算案的種種措施,除了推動經濟發展外,如何能夠真正惠及社會上有需要的市民,幫助弱勢社群向上流動,紓緩跨代貧窮,建立一個關愛共融的香港,也非常重要。
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這一回全球股市大動蕩,是由貨幣領域和金融市場的自身因素觸發,不是也不會是今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將衰退的先兆,這一點,同1987年10月全球股災相似。而且,這一回的觸媒也同美國貨幣政策相關,這一點也同1987年10月全球股災相似。
2017年的9月份,筆者曾在此專欄撰文「美股正在積累大跌風險」。然而,當時正值美股表現節節升高,漲聲一片,形勢大好,就在筆者撰文落筆前的2017年9月20日,道瓊斯指數收報22370點,納斯達克指數收報6461點,標準普爾指數收報2506點。美股能夠達到當時那種指數水準,這是幾年前投資者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2018年國家推進改革開放的主戰役,是“金融改革開放再出發”。在中國經濟由製造業升級至服務經濟之後,打造中國具有世界競爭力和影響力的金融業,便是最重要的目標,而國家選擇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時刻,揮師直指金融業改革開放這制高點,顯示出國家構建全球開放經濟的極大魄力和敢碰硬骨頭的改革雄心
繼東亞(023)之後,這期推介的是又一隻悶股─電視廣播(TVB,511)。TVB主要有兩種炒法:第一是短炒,即TVB公布全年業績前後,看有沒有爆發股權爭奪戰;第二是炒長線,TVB價值明顯被低估,持貨兩至三年價值有望逐步釋放。
SpaceX的「獵鷹重型」運載火箭,載著Tesla的電動跑車飛向火星,這宗新聞成功搶盡全球眼球;作為兩間公司的掌舵人馬斯克(Musk),不單再次展示了他執世界牛耳的創科力量,更令世人最次「wow!」一聲驚嘆他的超凡創意。事實上,當美國企業家一而再地推陳出新,引領著人類創科文明的發展;反觀經已大國崛起的中國,國家雖然出台了不少嶄新科創成果,惟中企們呢?幾時才會成為market leader(市場領先者)而非 market follower(市場跟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