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底以来,多家媒体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特朗普政府正推动要求各国在今年11月4日前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到7月16日,美国财政部长努钦表示,美国考虑豁免一些国家进口伊朗石油,以避免对全球原油市场造成破坏。
据彭博社周五(7月20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原油交易员与分析师四周以来首次看空下周美国原油价格走势。
在美国企图禁止第三国与伊朗进行石油交易的情况下,伊朗表示“愿意尽全力确保对印度的石油供应”。在此之后,德国国际事务部长安能表示,希望印度能直面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继续从伊朗购买石油。
中俄两国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正向纵深发展。随着中国国内天然气消费量的快速增长,俄罗斯天然气在中国进口天然气中的比重将越来越高。
“继成为中国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后,俄罗斯也会成为中国天然气第一进口国,未来中俄天然气贸易量每年可超过700亿立方。”7月19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中国首船亚马尔LNG入港新闻发布会上说道,无论是管道气还是液化天然气(下称LNG),俄罗斯天然气在中国天然气供应链条中的比重都将越来越高。
连日来,欧洲多国、美国和俄罗斯围绕天然气问题频繁表态并进行磋商,焦点集中在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由一条尚未完工的天然气管道所引发的“天然气之争”,折射出各方在商业利益、地缘政治等方面的不同诉求和考量。
分析师表示,石油行业对于伊拉克来说至关重要,因此会动用大量安全力量保护产业的运营。但是当前骚乱的规模如此之大,意味着今年其石油出口可能就会开始受到一定程度的扰乱。
7月19日,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LNG)项目——亚马尔项目向中国供应的首船LNG,通过北极东北航道运抵中国,此次运载的LNG卸载量为15.9万方(折合6.8万吨),相当于可满足国内约2亿人口一天用气量。该船LNG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下称中石油)旗下的江苏如东LNG接收站接收。
国际能源署7月19日在上海发布的《世界天然气市场报告》(下称《报告》)称,未来五年,中国将继续成为全球天然气消费市场最重要的动力来源。
據環球網報道,缅甸时间7月17日,中缅原油管道末端南坎原油计量站内,技术人员目光牢牢锁定流量计算机,见证着管道输量突破千万的历史时刻。自2017年5月19日原油抵达国门至今,这条两个月前刚满“周岁”的跨国能源通道,累计接卸油轮47艘,卸载原油1098万吨,向中国输送原油1000万吨。
目前国际石油市场上依旧是负面消息居多,不排除原油在剩余工作日内继续下跌的可能,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的下调幅度极有可能继续加大。
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表示,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准备向尼日利亚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投资3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