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目前来说,特朗普目前的重心就是如何控制不断飙升的油价,从而为他的中期选举提供助力。因此特朗普可能不会通过加大出口来控制油价,且美国的输油管瓶颈也让其无法扩大出口。
巴姆比诺认为,影响油价最重要的因素是供应和需求。市场或许看到油价因特朗普的推文下跌10美元/桶,但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下跌,部分归因于“有迹象表明外交政策将对供求因素产生长期影响”。
截至8月2日第8个工作日原油变化率为-0.3%,参考油种均价72.08美元/桶,对应汽油、柴油价格上调60元/吨,本轮调价窗口为8月6日24时。
美国原油期货周三跌至近六周最低水准,此前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上周原油库存意外增加,令全球供应过剩的担忧重燃,投资者亦担心贸易紧张局势会打击能源需求。
美国提高关税,发起中美贸易战重燃了投资者对全球贸易摩擦可能打击商品需求的担忧,分析师认为石油需求增长可能减缓。
有机构预测8月6日国内成品油价格上调概率较大,数据显示,预计油价将上调36元/吨左右。卓创资讯分析师表示,因为在本轮计价周期,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局势与美国需求向好,提振国际油价,国内原油变化率也在由负转正并且在正值区间拉升。
石油行业的利润比几年来任何时候都要高,但在短短几年内,该行业可能无法供应足够的石油来满足全球需求。
7月下旬,油价有了短暂的喘息机会。但是,油价调整可能只是暂时的缓兵之计,而不是另一次经济衰退的开始。
近日,美国军政高层除持续对伊朗强硬喊话外,也威胁英法德三国,若不配合美国对伊实施制裁,就将招致美方“相应行动”。
最近几周油价因供需矛盾而波动,伊朗受制裁且委内瑞拉经济动荡恐令全球市场上原油供应下降。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主要出口国正在寻求增加各自的产量。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最新一轮成品油调价窗口将于8月6日24时开启。本计价周期内,国际油价整体呈现震荡上涨的走势,带动国内参考的原油变化率由负转正。
美国石油巨头富豪查尔斯·科赫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政治捐赠网络集会上对媒体表示,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及关税措施将把繁荣的美国经济置于衰退风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