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幾十年,連接珠江口東西兩岸的只有虎門大橋,但如今港珠澳大橋通車在即,虎門二橋也將在明年5月建成通車,深中通道建設如火如荼,蓮花山過江通道開始厲兵秣馬,而更好的消息是,在虎門大橋和虎門二橋之間,虎門三橋也已經開始籌劃。隨著連接珠江口東西岸多座跨江跨海大橋相繼建成,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基本實現“一小時”經濟圈目標。
作為世界級城市群的粵港澳大灣區,現階段在產業生態完善、經濟增長活力等諸多方面是優於紐約、東京、舊金山三大世界頂級灣區的,但是在基礎設施的連通方面,目前粵港澳大灣區尚存在明顯的短板。
香港為什麼必須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道理,不能同既得利益群體講,更不能同反對派講,服務業包括金融業的不少翹楚也不容易明白。一言以蔽之,是生活在這座城市基層的大多數居民的利益,是這座城市的未來,決定香港必須是粵港澳大灣區水乳交融的成員。
梁海明建議,應向世界發出粵港澳大灣區的聲音:僑商組建民間智庫、推動說好大灣區故事,從專家、智庫先行,帶動企業。企業應共建創新企業失敗後的善後機制和退場機制。他提醒,粵港澳大灣區機會很大,但企業要“提前卡位”,占領市場。
以色列憑借其科創優勢,從粵港澳大灣區的建立中不難找到合作商機。據以色列商業聯盟提供的數據顯示,人口只有800多萬的以色列,其國家創新能力高居世界第二。目前,以色列國內約有6000家高科技企業,每2000人中就有1人創業,平均每8小時就有1家創業公司誕生。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備受社會各界期待。智慧城市聯盟昨日舉辦研討會,討論大灣區的互聯互通,多位嘉賓到場分享。
談到港澳青年應該如何更好地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吳學明認為,在大灣區發展的曆史機遇下,香港青年應該放下優越感。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出台在即,關於科技創新的討論也越發熱烈,作為大灣區的核心城市之一,深圳被譽為創新高地,但這片風光的背後也有著隱痛,即積弱已久的基礎研究。
民政事務局及廣東省港澳辦合辦2018年「粵港澳大灣區香港青年實習計劃」,吸引超過800名大學生參與,他們將到大灣區7個城市包括廣州、深圳、東莞、佛山等在不同崗位實習一個多月。
在国务院5月24日公布的《进一步深化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中,明确提出:广东自贸区携手港澳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要推动成立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法律类社会组织,加快推进“一带一路”法治地图建设。充分利用国际商事法庭等“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公正高效化解纠纷,营造良好营商环境。
5月24日公布的广东自贸区改革开放方案,提出携手港澳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具体而言,要求粤港澳共同完善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服务和促进体系,完善境外投资项目和境外投资开办企业的管理模式,建设企业“走出去”综合服务平台。与此同时,粤港澳携手致力于推动成立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法律类社会组织,加快推进“一带一路”法治地图建设,并充分利用国际商事法庭等“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公正高效化解纠纷,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本期“一带一路”前沿,我们关注粤港澳如何携手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11城GDP之和已经达到了10.22万亿元,这也是粤港澳大湾区GDP首次突破10万亿大关,折合美元达15145亿美元,仍略低于全球第11大经济体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