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與紐約和倫敦並駕齊驅,有著「紐倫港」的美譽。不過,天平正向香港傾斜。過去數年,香港受惠於人民幣國際化,成為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隨中國經濟力量不斷提升,加上有粵港澳大灣區與「一帶一路」國家戰略扶持下,金融業界認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望更上一層樓。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被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及「一帶一路願景與行動」的國家戰略,基於珠三角高新產業帶已逐漸形成之優勢,灣區可向先進生產及創新研發中心方向發展。業界與專家學者普遍認為,灣區形成後,「9+2」城市群將成為一個合作無間、渾然天成的整體,本港必須抓住機遇以補科創發展之短板,放大自身優勢,與內地人才共同助力灣區,成為世界科技發展高地。
粵港澳大灣區即將躍升為世界一流城市經濟帶。香港作為珠三角最重要經濟中心,卻因為土地不足和產業單一,裹足不前。香港政界人士及學者均認為,回歸20年,香港產業結構原封不動,若不把握好機遇,與大灣區實行產業整合,繼續發揮自身優勢,可能被邊緣化。
在不少觀察人士看來,以創新科技主導的三藩市灣區對粵港澳灣區最具借鑒意義。二者有太多的相似之處:三藩市灣區有全球創新的風向標矽谷,粵港澳灣區內的深圳也走在了世界科創的前沿;三藩市灣區有全球名列前茅的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粵港澳灣區內亦有港大、港科大等5所世界排名前100的大學;矽谷和深圳,都是所在國家風險投資最發達的地區,甚至二者都曾一度被視作「文化
除了紐約灣區,世界上恐怕沒有哪個都市圈能把如此豐富的要素資源全部包攬懷中:身兼世界經濟和國際金融的核心樞紐,是世界上最大的CBD及摩天大樓集中地,全球500強企業有四成在此落地,100多家國際投行全球總部聚集華爾街;佔據全美三成以上的製造業產值,有著「東岸矽谷」之稱的波士頓高科技產業,以及號稱全美第一的新澤西生物製藥,同時它還是世界創意文化之都。
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粵港澳大灣區被寄予厚望。根據相關規劃,到2020年,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總量將基本追平東京灣區,到2030年,粵港澳大灣區GDP總量將達4.62萬億美元,超過東京和紐約灣區,成為世界GDP總量第一的灣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