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狗年首個交易日,恆指雖然順利紅盤高開,但卻不幸地下跌收市,高低波幅多逾600點。人們常以新一年第一日的市況,來預估未來一整年的升跌走向——到底,今次港股開紅收黑,會否意味全年同樣開紅收黑?撇開迷信角度而言,相關可能性其實並不為低
新年度財政預算案將於2月28日出爐,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早早放風,稱預算案的種種措施,除了推動經濟發展外,如何能夠真正惠及社會上有需要的市民,幫助弱勢社群向上流動,紓緩跨代貧窮,建立一個關愛共融的香港,也非常重要。
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2018年國家推進改革開放的主戰役,是“金融改革開放再出發”。在中國經濟由製造業升級至服務經濟之後,打造中國具有世界競爭力和影響力的金融業,便是最重要的目標,而國家選擇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時刻,揮師直指金融業改革開放這制高點,顯示出國家構建全球開放經濟的極大魄力和敢碰硬骨頭的改革雄心
SpaceX的「獵鷹重型」運載火箭,載著Tesla的電動跑車飛向火星,這宗新聞成功搶盡全球眼球;作為兩間公司的掌舵人馬斯克(Musk),不單再次展示了他執世界牛耳的創科力量,更令世人最次「wow!」一聲驚嘆他的超凡創意。事實上,當美國企業家一而再地推陳出新,引領著人類創科文明的發展;反觀經已大國崛起的中國,國家雖然出台了不少嶄新科創成果,惟中企們呢?幾時才會成為market leader(市場領先者)而非 market follower(市場跟隨者)?
本月6日,國學大師饒宗頤在香港跑馬地家中安詳逝世,享年101歲。一代漢學泰斗離我們遠去,社會各界都紛紛緬懷悼念的同時,更多是感激和敬佩他在有生之年對國學和傳統文化的研究和延續所作出的貢獻。
解讀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2月3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對香港提出的四點希望,關鍵詞有兩個:一是「主動」,二是「對接國家發展戰略」。這兩大關鍵詞背後暗含的意思,是希望香港能提升「戰略對接力」。什麽是「戰略對接力」?法國將「一帶一路」寫進中法聯合聲明、英國在中國雄安新區建設「中英金融科技城」就是對「戰略對接力」的最好示範。
簡單來說,就是允許農民把宅基地和農田的使用權、承包權等,按市場價轉讓或出租,取得財政收入。這個辦法既可以讓農民取得到城市安家落戶的資金,也可以推動農村土地相對集中,有助於農業朝規模化經營方向發展,真正改變農村現狀。外界期待這個一舉多得的措施能落到實處。
匯率變化對進出口企業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人民幣升值令企業進口成本相應下降;另一方面,出口產品競爭力減弱。換言之,人民幣升值,會使主要從事進口業務的企業從中受益,同時令從事出口業務的企業受損。
昨日早盤亞洲股市一片慘淡,港指開盤暴跌接近4%,滬指開盤重新考驗3400點整數關口。而國家隊進場積極護盤,不但讓滬指在早盤結束時悉數收復盤中失地,更在午盤明顯反彈。而滬指的反轉也明顯提振了港股的信心,令港股日跌幅明顯收斂。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國家經濟新引擎,同時為港澳發展規劃了未來願景,既能發揮香港既有優勢,也有助解決香港積累的內部問題。十九大報告亦明確提出,要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為重點,全面推進內地同港澳互利合作,制訂完善便利港澳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
新年首月中國與歐洲的交往便進入高潮,先後有法英領導訪華,除了如常帶來龐大工商代表團和簽訂大額合作協議外,在當前國際形勢下還有重大的地緣戰略意義值得探討。
隨着新年踏至,近日本港政府和金管局陸續公布總結了去年的經濟和金融發展狀况,不難發現,本港不僅GDP和股市升得快,資產市場的負債率亦是加大。因此,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昨早出席財委會會議時,就提醒大家注意防範美元持續加息風險,小心市場會出現大調整,不要過分槓桿借貸。